邦德的典故情怀

凡是好莱坞大片,必有这么一个桥段:影片开始,出品公司的logo过后,马上会进入一场动作戏,然后才出现影片片名和主要演职员表。这场动作戏虽然只有十分钟左右,只是影片的序曲,但它基本奠定了影片的格调,乃至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也采用了这种方式。尽管这是好莱坞大片的“序曲”,但若论紧张刺激的程度,不妨称为影片的第二高潮。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挑起观众的情绪,让观众吊起一口气,后面的剧情全在这口气的基础上步步推进。

10月,从欧洲开始,到北美,11月终于来到了南半球澳大利亚。007的脚步虽然不快,终归好于不来。

《天幕杀机》的这段“序曲”,开始颇令我失望。追汽车、追摩托车,追火车,虽说也不乏刺激,却很老套,十几年前成龙大哥的《警察故事》系列就用过这样的桥段好吧?!唯一的新意就是火车上的铲车,却仍不能阻止我连连的失望。还记得《黑暗骑士》开始的飞机劫持人质的镜头吗?看看人家诺兰那格调,门德斯简直就是乡巴佬。正感叹文艺片导演还真不能拍这种大片时。突然,一颗子弹射过来,邦德死了。
我立马清醒过来。
门德斯这小子有点门道。“序曲”的这口气原来不在火力上,而在剧情上。也同样奠定了这部影片的格调。

提前不到一周去买票,实在没有精力去看零点场,买了白天的第一场,结果中央位置的票也都售罄,只能买到稍微靠边的位置,而且是倒数第二排,好在是全球最大的IMAX影院,也足以了。

邦德是死不了的,路人皆知。死的是以前的邦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作为间谍的邦德,拼的不再是智力,而是火力;007系列电影也不再关注邦德这个人,而是各种高科技武器的炫技和世界各地美景的“一日游”。邦德成了一个符号,宛若京剧的脸谱。《天幕杀机》上映时,是007系列电影的五十周年。五十,知天命。门德斯让邦德有了一个转身,不是华丽的,是古典的。

一直觉得自己也算是007的影迷,但算不上铁杆,虽说007电影看了不到20部,但不像那些忠实铁杆影迷说的上哪部里的哪些细节,007在哪集都去了哪些国家,睡了几个姑娘等等,我可能也就算看个热闹的那种。

或许,影片序曲中的“追汽车,追摩托车,追火车”这“三追”也是这种古典的体现,原本在好莱坞的动作电影中,这“三追”是最传统的动作戏。除此之外,影片中的古典情结俯首皆是。每一部007的电影里,Q博士为邦德配备的武器是最令人期待的。这一部里,年轻的Q博士给邦德的新式武器居然是一个无线电定位器和一把指纹手枪。最有意味的是这部影片的选景,节俭程度在007系列电影中是罕见的,主要集中在土耳其、英国和中国这三个传统文化深厚的国家。英国的戏份中,二战时的地下防空洞(其实是修建于18世纪的地下城堡)和传统的地铁站成了主要场景,而在中国又选了上海和澳门。虽然上海代表着中国最现代的一面,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澳门那古香古色的赌场。或许,这种现代和传统的对立也体现了007电影五十年发展所经历的矛盾。影片越往后,这种古典的道具和场景越明显,最后,那辆在以前的007电影中出现过的老式汽车和古老的庄园,将影片的古典情怀推到了极致。

不记得看的第一部007电影是什么,而且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还会一直关注007电影,虽然电影的结构,剧情大同小异,但一拍就是50年,直到今天007还依旧是特工界的一哥。不得不佩服。(借伦敦奥运会之机,BOND又在全球观众面前露了一次脸)

很多人用怀旧和复古来形容这一部的邦德电影,有一定的道理,至少这些看得见的道具和场景的确给人这样的感觉。但我认为,影片最有古典情怀的是故事本身。这次的邦德,面对的敌人不是一个集团,想要毁灭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具体的人,而这个人也只是想复仇,杀掉毁掉他的那个人,即M。单一的、线性的故事情节不仅不复杂,甚至有些简单。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吐槽这部影片的片名太坑爹,《天幕杀机》啊,《Skyfall》啊,天都塌下来了,至少也应该有个卫星、网络什么的,把全世界都给罩住,然后邦德出手拯救全世界,方显英雄本色啊。
这又是以前邦德的行动思路。
这一次,仅是个人恩怨,有血有肉。

套用那句话,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因而,影片中令我印象颇深的是邦德屡次直面敌人,以一种古典式的决斗来解决问题。澳门赌场里,邦德和三个保镖的打斗,没有权衡布局、审时度势,而是直接走过去,开打。尤其是在蜥蜴池里和胖保镖的决斗,很像古罗马的角斗场。类似的决斗,还出现在无人岛上,与哈维尔•巴登的枪斗。使用的枪是古典的,决斗更是古典的。影片的结尾,由于更多人的加入,决斗的形式有所改变。但当那一群坏人包围庄园时,竟然有一种西部片的苍凉。
是因为邦德祖传的双筒猎枪使然?
是因为门德斯将所有的善恶都简化成西部片中的那两个准备拔枪的人?
无论如何,影片最后已经完全颠覆了007系列电影中的现代气息,而将古典情怀推向了高潮。

007电影诞生50年之际,007电影终于在萨姆·门德斯手里多少发生了点变化,熟悉的007主题音乐和招牌开场被从开头挪到了结尾。(电影开始时我一直再等007慢步出来对着观众来一枪,之后血从荧屏上方缓缓流下来,等了半天,等到阿黛拉都开始唱主题曲了,我以为给舍掉了,当时心里一惊。当片尾出现这段的时候,我这才觉得BOND又回来了)

其实,影片故事的古典情怀来源于它所采用的原型,可能很多人没有发现,这个原型就是古希腊的《奥德赛》。特洛伊战争之后,希腊军队在回家途中,因为英雄奥德修斯激怒海神波赛冬,波赛冬降祸于他,使他们遇到海难,全军覆没。奥德修斯虽因机智和勇敢逃过一劫,但波赛冬的愤怒未息,故使奥德修斯找不到回家的航线而在大海里漂流。虽然经历十年磨难,最后在诸神的帮忙下,奥德修斯终于回到家里,但家里已物是人非。这一部的邦德像极了奥德修斯,同样是水中遇难,(不是偶然吧?)侥幸存活,同样是一步步的找到回家的路。当然邦德的家有两个,古老庄园和军情六处。庄园已物是人非,最后只有军情六处,才是他唯一的家。
为什么门德斯要在邦德系列五十周年的时候,让邦德回头看看奥德修斯?或许是因为,之前的邦德也和特洛伊战争之后的奥德修斯一样,因为屡战屡胜,而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需要经历磨难让他返回原初之地,以便找到前进之路。

避免剧透,剧情部分就不多提了。只觉得这画面挺讲究,蓝色的上海,金色的澳门,还有007的家乡苏格兰,拍的都是挺漂亮的,以前的007电影似乎没有这部这么讲究用光和摄影。(在上海高楼里打斗那段,剪影手法用的很棒)

然而,对于M来说,有另一原型,那就是圣经中的罪与赎罪。哈维尔•巴登屡屡让M想想她的罪,影片的结尾,M用死亡来完成了这场赎罪。
当然,你也可以说,所有的故事不都是从这两个原型来的吗?西方文化的源头原本就是这两个。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没有哪一部的邦德故事,和这两个原型如此之近。

而且作为庆祝诞生50年的007电影,片中对过去007电影致敬的成份很明显,007载着M的那辆车,Q给007提供的武器,以及Money
Penny的出现,无一不表示对传统007电影的致敬。本片里007主题音乐一共就响起了两次(改编的音乐倒是有很多)一次是007载着M奔苏格兰,另一次就是全片结束。

以上剧透,慎入。

而邦女郎这次确实也伴随着007一起由神变成了人。Money
Penny长相只能说是一般般,(颠覆了传统Money
Penny只坐办公室的安排,也外出和007一起办案,二期俩人暧昧依旧),而操着浓重法国口音的贝纳尼丝·玛尔洛确实不错,只是可惜出场时间太短,遗憾。

全片结束,画面上亮出50周年庆典的标志并打出“BOND WILL
RETURN”,这部片子可以说是007的转折点,新的M,新的Q,依旧新的Money
Penny,007电影中除了007之外的几位重要人物都完成了新老交替,以后007的路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