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史最好歌舞片

Singin’ in the
Rain(万花嬉春),据说是影史上歌舞片的经典之作,片子诞生于1952年,正是其他国家从废墟中重建的时期。

这已经是第四遍观看这部史上最佳的歌舞电影了。她的魅力依然难挡,每当精彩的歌舞场面出现都让人陶醉其中。
 
整部作品充满着积极向上和幽默元素,金-凯利灿烂的笑容似乎只有布罗德里克能和其媲美,黛比-雷诺兹美丽的面庞似乎也只有同时期的赫本和其相提并论,而唐纳德-奥康纳甘当绿叶却有精彩的橡皮脸表演,似乎只有金凯瑞可以和其一较高下。
 
“我只梦见你”、“引世人大笑”、“漂亮女孩”、“雨中曲”、“早安”都是让人百听不厌、百看不倦的经典歌舞,也让《雨中曲》充满着对歌舞片时代、默片时代的致敬,在60年后的今天,听说《艺术家》也复制了她的奇迹,在期待后者的同时,我想再一次像所有《雨中曲》的编舞、编曲、主演、导演人员说一声感谢,是你们让歌舞电影真正等上大雅之堂,虽然就像评论音轨里说的,她没有像《美国人在巴黎》那样获得奥斯卡荣誉,但是就像《肖申克的救赎》与《阿甘正传》的关系一样,时间会证明一切,永恒经典在历史长河里永远不会流失她的光彩。
 
以下是评论音轨的精彩内容摘录:
1-以前电影往往使用硝酸盐胶片,剪辑师或者放映师容易导致火灾,大量电影原始胶片付之一炬;
2-1951年后改用醋酸盐基胶片大大改善了;
3-原本安排3位主演同时出演“雨中曲”段落,最后改成金凯利一人;
4-“雨中曲”段落在米高梅2号摄影场拍摄,白天拍摄,用防水布遮出黑夜效果,黑光打在雨水上突出它;
5-在《美国人在巴黎》因芭蕾获得好评后,原本安排在结尾的百老汇芭蕾段落被提前;
6-本片原始预算是8万,最后竟然变成60万;
7-百老汇歌舞一段,当金凯利向雷诺兹滑过来时候,Stanley
Donen(导演)教她抽烟,这是雷诺兹一辈子唯一一次抽烟;
8-在这个段落的舞蹈中,雷诺兹不断地屈身,因为她身高比金凯利高,所以更多的安排屈身动作

(也许只有美国还可以这么开心的在战后坚信着他们的理想主义,载歌载舞。)

这部片的缘起是米高梅制片亚瑟佛雷(Arthur
Freed)想把一些旧歌“再生利用”,于是要求旗下两位编剧把它们串成一个故事,并获得金凯利(Gene
Kelly)的同意演出。由于这些旧歌刚好都是在20.30年代,所以他们将背景设定在默片转变成有声片的时期,生动描写了片厂种种妙趣横生的事情。据说还常有人跑来他们的拍片现场,跟他们分享那段时期的记忆.而他们也详实的考证了当时好莱坞明星的穿着打扮和片厂的布景设备。

对于我来说,片中的歌舞有点冗长,让我分心地想起高中时代练啦啦队的队形;那种灰姑娘似的温馨剧情,也常让我觉得男女主角像芭比和肯尼(或是史瑞克2的Prince
Charming)。最吸引我的是那些早期摄影棚拍摄的细节,片中可以看见很多棚内的道具、设备、灯光,也可以瞧见影片的排演、特技演员的动作、配音对嘴和早期收音的方式,有一种‘幕后花絮’的特殊效果,满足了小影迷的好奇心。

Singin’ in the Rain,被归类成backstage
musical,也就是以剧中剧的方式让观众看到后台的种种。此剧中主角的身分设定为电影主角,所以可以看到电影的制作过程和拍摄效果(特别是声音)。片中轻松的谈论到电影媒体本身的特性和意义,触及真实和虚构之间的分界(ex:一开始男主角说的话和画面呈现出来的事实不符、用女主角的口中说出对于电影表演的质疑、男主角死党唱的Make
me
Laugh想为电影的娱乐性辩护等等)。透过电影拍摄的过程来突显出这是一部“有关于电影的电影”。

有人说,‘关于电影的电影’是大师或是作者论导演才会触碰的主题,是严肃的对电影致敬及提问。我不太懂它的定义或是深刻内涵,不过我觉得Singin’
in the
Rain常很巧妙的处理虚实真假彼此对映的趣味,唱唱跳跳,开开心心。比起蔡明亮的‘不散’、费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或是楚浮的‘Day
for night’都平易近人多了。

Singin’ in the
Rain以爱情通俗故事做为第一层糖衣,再加上精采歌舞包装,已经具商业卖点,然而除此之外,又有许多有趣面向和细腻考究,让它可以影史留名,叫好又叫座。

在雨天窝在家里看着漫妙的舞姿听着悦耳的歌声,就像是欣赏迪士尼卡通那样不用提心吊胆,有着理所当然的乐观:邪不胜正、困难终将必克服、离散的也必将团聚、爱情圆满、事业成功。

(此片适合在每一个疲惫的夜里,安抚着现实中的愤世嫉俗,催眠到睡着。)